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源详情

藏园群书经眼录

  • 傅增湘 撰;傅熹年 整理
  • 中华书局
  • 2009年4月
  • 2009年4月
  • 第1版
  • 第1次印

提要

《藏园群书经眼录》,19卷,乃傅熹年整理其祖父傅增湘遗稿所成之善本古籍书目。是书以《藏园瞥录》为主,依傅增湘日记、札记、题跋、识语和《补记郘亭书目》等手稿加以改订而成,将原稿按四部分类,包括经部2卷,史部4卷,子部5卷,集部8卷,各书下先刊本,后写本,海外诸本附在最后。全书共收录各种善本约四千五百种,大多著录书名、作者、存卷、时代、版本、版式、序跋、牌记、题识、藏印及鉴定意见或评论,是了解近代所存善本概貌和流传、佚存情况的重要史料,对于今天鉴别和整理善本古籍仍有参考价值。

  • 编辑说明
  • 原书凡例

书目依“题名”(附注见题名下蓝色小字)“著者”(附注见著者旁蓝色小字)“版本”“题跋印记”“函册”“提要”“分类”拆分。原书标记该书藏地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均“馆藏”项中著录。以上内容均可进行高级检索(附注可在其所属元数据项中进行检索)。

一、原稿前後三十餘年積累而成,先祖晚年曾準備手自裁定,統一體例,編成問世,因病未能實現。先祖病中,先父晉生先生根據先祖指授,對全稿需要訂正處做了記録或標誌,可惜近年也已散佚。這次整理時,只能就記憶所及,參照日記、札記、題跋、識語和《補記郘亭書目》等手稿,儘可能按先祖晚年的意見加以訂正。無依據的一仍其舊,不敢妄改。所以在這個整理稿中已經不可能把先祖晚年的改訂意見無遺地反映出來了。

二、原稿據所見先後入録,現依四庫分類,並參考《北京圖書館善本書目》、《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李氏書目》和上海圖書館、江蘇省圖書館的書目編定。

三、同一書有不同版本、寫本和校本的,先刊本,後寫本,校本隨所用的底本,各按時代順序排列。個别有朝鮮、日本等外國刊本、寫本的,附在該書各本之後。

四、原稿中頗有同一書同一版本前後記録過幾部的。因爲宋、元和明前期的刊本傳世很少,在整理時以明正德劃界。明正德以前的刊本,重複的也一併收入,條文中重複部分酌爲删減,主要記序跋題識和收藏印記等不同部分。明嘉靖以後刊本重複的只收一部,各條詳略不同可以互補的併爲一條。

五、整理時爲劃一體例,在力求保持原文的原則下,酌量做必要的技術性調整,大體有下面幾種情況:

1 各條内容絶大多數是:前標書名卷數,其下小字記作者和存卷;正文首時代、版本、版式、本書序跋、刻書牌記,次後人題識,次收藏印記,最後是作者的鑑定意見或評論,都各自爲段;照録原書序跋或後人題識全文的低一格另起;收藏者和獲觀該書的時間地點以小字附在本條末行之尾。整理時凡作者鑑定或評論都在前面加一“按”字,以資區别;對一部分順序不一致的條文,在不改原文的原則下,前後段落調動,使歸一致;也有些條的寫法是先泛稱某朝刊本、寫本,甚至照録原標錯誤名稱,再在按語中加以考辨,這類條文卽不加變動,以保持按語的完整。

2 原稿有的書名寫得比較簡略,有的卷數只記存卷,有的著者失記或稱字和别號,整理時都儘量爲補足全名全卷。

3 各書有刻書牌記的,如原稿按原式記録,也按原式(或改竪排为横排)提行另起;如原稿僅爲録文,則加引號後接排。原稿所記印章不論是依原式還是録文,爲便於印刷,都改爲接排,而各註明印文之朱白於下。

4 原稿各條末尾多記收藏者和觀書的時間地點,一部分失記的儘可能根據日記所載補入;日記也失載的,據其前後條推定記録的年代,補記干支於末。

5 原稿中記題識者和收藏者時,多有記其字或别號的。整理時儘可能以小字補其名於後。近人中之以字行者則不一一補入。

6 原稿中所用術語不盡統一:如版式中的行數都是指半葉,但文中有的標明,有的没有標明;邊闌有四周單闌、上下單闌左右雙闌和四周雙闌三種,文中有時把四周單闌略稱爲「單闌」,左右雙闌略稱爲「雙闌」;寫本中,清代以前寫本都標出朝代,凡稱「舊寫本」的,一律指清寫本,但也有標明爲「清寫本」的;寫本的行格,墨格有時又稱「烏絲闌」,紅格有時又稱「朱絲闌」。這類情況頗多,未能盡改,特作説明。文中一部分宋刊本記有板框尺寸,因爲不是一時所記,所用尺長是否一致已無法核對,只能一仍其舊,僅供參考。

中華古籍目錄綜合檢索系統 ©2016-2018 京ICP备16022726号-1